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欢乐大赢家2.2.0版本 >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发布日期:2019-10-30 07:39   来源:未知   阅读:

  免除责任条款的效力审查及适用以确定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为前提。被保险人“雇凶杀己”,死亡作为被保险人主动追求的后果,凶手仅为其实现死亡结果的工具,应认定为自杀。该事故属于人寿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而不属于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责任范围。被保险人自杀是否属于人寿保险中保险人的免责事由应适用《保险法》第四十四条而非《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

  原告李文鑫诉称:2014年3月29日,原告父亲李周扬失踪,经公安机关查实系被王帅帅杀害,后王帅帅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刑。李周扬失踪后,原告母亲在家中发现李周扬生前于2013年7月12日与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人寿分公司)签订了一份保险合同,该合同的被保险人为李周扬,投保主险为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附加长险为鸿运住院日额、鸿运安行意外,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意外身故保险金为已交保费之和的108%,鸿运安行意外伤害保险金(意外身故)为25万元。2014年4月26日,原告母亲向被告报案,并于6月26日向被告提出索赔申请。2015年6月10日,被告以“被保险人本次事故属于保单条款约定的免责事由”为由,对原告的理赔申请予以拒赔,并退还现金价值2740.54元。因案涉保险合同的其他受益人均放弃权利,故原告作为唯一受益人诉请被告支付原告鸿运安行两全保险身故保险金7011.36元、支付鸿运安行意外伤害保险意外身故保险金25万元及赔偿逾期付款相应利息损失。

  被告平安人寿分公司辩称:根据《保险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根据王帅帅一案刑事判决书查明事实,系被保险人李周扬雇凶杀己,属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12日,原告父亲李周扬与被告签订保险合同一份,该合同约定,投保人、被保险人均为李周扬,投保主险: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附加长险:鸿运住院日额、鸿运安行意外,www.199997.com身故保险金受益人:法定,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意外身故保险金:已交保费之和的108%,鸿运安行意外伤害保险金(意外身故):25万元。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的条款约定“被保险人自本主险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2年内自杀,但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行为能力人的除外,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鸿运安行意外伤害保险的条款对“意外事故”的释义为“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并约定“被保险人自杀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2014年4月23日,李周扬被发现死于宁波市东钱湖镇黄湖东路虾公山隧道东侧山林内,公安机关遂对李周扬死亡一案予以立案侦查。

  2014年11月5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浙甬刑一初字第110号刑事判决,对被告人王帅帅非法剥夺李周扬生命的犯罪行为,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5年1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述一审刑事判决予以核准。对被告人王帅帅故意杀人一案,生效判决查明如下事实:2014年3月25日左右,李周扬在QQ聊天群里搭识王帅帅。李周扬在与王帅帅的聊天过程中流露出厌世情绪,与王帅帅约定以人民币3万元及随身物品作为报酬,要求王帅帅用绳子捆绑、喂服安眠药、刀刺等方法将自己杀死。……同月27日,李周扬准备了绳子、领带、安眠药等物品和王帅帅一起步行至虾公山上一偏僻处,王帅帅按照要求用绳子捆绑李周扬后,以喂食安眠药、领带绑嘴、绳子勒颈及刀刺颈部等方法将李周扬杀死。

  2015年6月10日,被告以“被保险人本次事故属于保单条款约定的责任免除事项”为由,拒绝给付保险金,并决定退还保险现金价值2 740.54元。

  2008年至2013年,除案涉保险外,李周扬另陆续向其他五家保险公司投保寿险、意外险,连同本案共计保险金额126万余元。

  浙江省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17日组织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即被告支付原告鸿运安行两全意外保险金保险金52 740.54元(包括诉讼前终止保险合同时已退还的保险费2740.54元)。

  本案争议焦点为被保险人“雇凶杀已”情形下保险人是否需承担保险责任。审理中,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因行凶者已被认定故意杀人罪,李周扬死亡系他人的故意杀害行为所致,“雇凶杀已”并非自杀,而系他杀,保险人未对意外险中“意外事故”进行明确说明,故保险人应承担保险责任;第二种观点,“雇凶杀已”系自杀,属于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根据《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条规定,可解除合同且不承担给付保险的责任;第三种观点,“雇凶杀已”系自杀,死亡作为被保险人主动追求的后果,并非意外,不属于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事故,但仍属于人寿保险的保险事故,因其发生时合同成立尚不足二年,故保险人无需承担保险责任。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

  “自杀”是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行为,“他杀”是指结束他人的生命的行为,通常两者是相对的,老奇人论坛781212但并非全然非此即彼而无交集,在特殊情况下可能重合。“自杀”的核心内涵在于主观上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意愿,即直接故意杀害自己,但使用的方法却可能是多样的。本案中,死亡是李周扬积极主动追求的后果,故主观意愿具备。客观上,最后实施结束李周扬生命的行为虽然由王帅帅完成,但王帅帅所有的行为均是在李周扬意愿支配下、与李周扬分工配合着完成,而且李周扬还支付了王帅帅报酬,因此,王帅帅实施伤害李周扬的行为是执行李周扬的意志,王帅帅仅仅是李周扬结束自己生命的工具。没有法定事由,任何人的生命均不应被剥夺,加害人不因其杀害行为获得了被害人的同意而免除刑事责任,故刑事案件中对王帅帅追究了故意杀人罪。虽然从王帅帅杀害李周扬这一角度而言,王帅帅实施了杀害他人的行为,属于他杀,但对李周扬而言仍然是自杀。因此,“雇凶杀已”系一种非典型的自杀,不能以行凶者被追究故意杀人罪而排除李周扬系自杀。第一种观点简单用王帅帅构成故意杀人罪否认李周扬系自杀,对自杀概念的理解不准确,导致逻辑上有误,故不足取。

  确定保险人责任范围的条款是判断保险事故是否存在的条款。在人身保险中,健康保险以非意外伤害而由被保险人本身疾病导致的伤残、死亡为保险事故;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以人的身体遭受意外伤害为保险事故;人寿保险以人的生存或死亡为保险事故,前者为生存保险,后者为死亡保险,两者共同为保险条件的为两全保险。死亡直接构成死亡保险的保险事故,同时亦可构成健康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事故要件,但并非后两者的必要充分条件,而还需视导致死亡的原因而定,即因疾病所致的死亡为健康保险的保险事故,因意外伤害所致的身亡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的保险事故。

  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是指确定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后,保险合同中有关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比例赔偿或者给付等免除或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单方拟制的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未经明确说明的,不发生效力。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的适用应以当事人需承担责任为前提,如无需承担责任,则不存在责任免除,因此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是以行为人必然要承担义务违反的法律后果为前提。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以相应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为由要求保险人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法院应当审查保险条款关于保险责任范围的具体规定,以确定事故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事故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的,无需审查事故是否属于免责范围以及相关免责条款的效力。事故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的,应进一步审查事故是否属于免责条款规定的情形,以及免责条款是否有效。

  根据上述分析,作为自杀的“雇凶杀己”构成平安鸿运安行两全保险的保险事故,故应进一步审查合同中有关 “被保险人自本主险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2年内自杀,但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行为能力人的除外,保险人不承担责任”这一免责条款的效力。判断免责条款的效力,要区分免责事由的具体情形,如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免责事由的,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足以引起保险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即完成了明确说明义务。非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免责事由的,保险人对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才完成明确说明义务。本案上述免责事由已由《保险法》第四十四条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不管合同有无特别约定保险人均可援用,且无需对条款的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进行明确说明,因为法律已经颁布,即推定所有人均为明知或应当知道,该推定系法律拟制,不得被推翻。

  对于平安鸿运安行意外伤害保险部分,合同有关“意外伤害”的释义,即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系确定保险人责任范围的条款,而非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并不适用非经明确说明不发生法律效力的后果。而且“意外”在辞海中的解释为“料想不到,意外之外”,该解释符合一般人对“意外”含义的认知,保险合同中对“意外伤害”的释义亦未超出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范围。本案被保险人的死亡系其主动追求的结果,并不符合意外的特征,因此,“雇凶杀己”并非意外身故保险的保险事故。至于意外险部分约定了“被保险人自杀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根据以上分析该条款应属于无益条款,或者可以理解为保险人对“自杀”这种后果不承担保险责任的强调。第二种观点之所以不可取,系因未对不同性质的保险合同对应的保险事故进行区分,并混淆了确定保险人责任范围的条款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故亦不可取。

  《保险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不承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除本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外,铁算盘心水论坛,不退还保险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以被保险人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自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二年内,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但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除外。”从立法体例上分析,前者处于第二章保险合同第一节的“一般规定”,是对保险合同中投保人、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一般规定,后者处于同章第二节的“人身保险合同”,与《保险法》第四十三条有关投保人、收益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内容共同构成了人身保险合同中故意制造保险事故的例外规定,在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中,应适用后者。《保险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反向解释的结论就是“以被保险人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自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二年后,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仍应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因此被保险人二年后自杀是第二十七条第二款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法律后果的例外。因保险合同成立于2013年7月13日,“雇凶杀己”的自杀事故发生于2014年3月27日,距离合同成立尚不足二年,故保险人无需承担保险责任。至于李周扬所投保的其他人寿保险合同,即使其为自杀,甚至不排除蓄意在二年前购买人寿保险而在二年之后的自杀,但只要距离合同成立或合同恢复效力二年,保险人仍应承担保险责任,法律不再评价其故意制造保险事故是否恶意骗取保险金。

Power by DedeCms